盛宠之毒医世子妃|461 应无言求死

推荐阅读:偷香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修罗武神永夜君王大道争锋盖世仙尊儒道至圣蛊真人
  “我不后悔!我一点都不后悔伤了应无言!他活该!他活该!”

  魏明珠忽然疯狂大喊,拼命摇头,神色状似癫狂。

  “你个贱人!老子杀了你!”应将军真是气疯了,魏明珠这贱人伤了他儿子不说,无言现在性命垂危,这个女人竟然还半点悔过之心都没有,还敢说自己的儿子活该!应将军如果连这个都忍得下去,那就不是人了!是忍者神龟了!

  “你要做什么!我告诉你魏家的人也不是好惹的!我们魏家的女儿更容不得你欺负!你给我滚开!”魏三夫人怒瞪着应将军,她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当着她的面欺负自己的女儿。

  “就是你没教好魏明珠!现在害的我儿子命悬一线!我告诉你们,我就一个儿子,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一定要你们全都给我儿子陪葬!”

  “应将军,令公子还没说一定会出事呢,你现在这么激动做什么。指不定令公子遇难成祥,什么事情都没有。你这一口一个偿命。未免也没把我放在眼里吧。”魏三老爷皱着眉开口。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对应无言出手,无论原因是什么,反正说起来,一定是他们没理。可这也轮不到应将军当着他的面对自己的女儿喊打喊杀!

  应将军冷冷一哼,“所以你们就好好保佑我的无言没事。若是无言真的出事,我是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就是死,我也一定要拉你们这群人陪葬!老子知道皇后娘娘偏心你们,但是杀人偿命!老子豁出去一条命,也一定要你们所有人偿命!大不了就鱼死网破,你们不让我儿子活,老子也让你们一起死!”

  “我的孩子呢!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应将军放的狠话,魏明珠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现在唯一在意的就只有自己的孩子。

  应将军差点没气个半死,自己的儿子在里面生死未卜,这个女人倒好,她竟然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儿子,她关心的怕是只有孩子!

  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应将军都想说上一句,真是一个白痴,你看到没有,你全心全意对待的女人,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亏得你还傻乎乎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跟老子对着干!

  “你个贱女人!你还想孩子呢!老子告诉你,你做梦!要是无言有个三长两短,老子一定要你这个贱人给无言陪葬!就是无言这次大难不死,老子告诉你,老子以后也不会让你看孩子!就你这么个狠毒白痴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照顾老子的孙子!你没资格!”

  说魏明珠狠毒,事因为魏明珠拿金钗捅应无言。说魏明珠愚蠢,是因为应将军轻轻松松地几乎没废什么力气,就从魏明珠的手里抢走了孩子,这还亏得是他呢,如果换了居心不良的人,孩子是不是真的要出事情了!

  “我跟你拼了!你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魏明珠一听应将军的话,立即疯的更厉害,说话间就要扑上去跟应将军拼命,这个可恶的男人。

  “你们都死了不成!还不赶紧把这疯婆子给老子带出去!让这疯婆子在这里大喊大叫的,万一惊扰了里面的大夫,老子让你们所有人好看!”

  “你儿子还没死呢!你一口一个地让你的儿子去死,这算什么?”龙腾和容凰相伴而来,两人如同神仙眷侣般,一出现,似乎点亮了整间屋子。

  “参见皇上,皇后——”

  众人正要行礼,龙腾摆了摆手,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弄这些虚礼做什么,要是无言真的出什么事情,他是一定不会原谅魏明珠。

  给龙腾和容凰行礼时,只有魏明珠傻傻地站在那里,就连动也没有动一下,整个人似乎都傻了。

  容凰和龙腾来的正巧,给应无言疗伤的大夫正好出来,应将军连忙上去,“无言怎么样了?”

  “情况很糟糕。那金钗可是正对心脏插过去的。而且还狠狠地插了两次,这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的差。老夫给公子上了最好的金疮药,可是情况还是不太乐观啊。”言下之意就是应无言现在很危险,指不定小命真的会没了。

  魏明珠握着金钗杀应无言,可真的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再加上魏侯府原本就是军人世家,虽然魏明珠的父亲不喜欢武,但是魏明珠从小到大,耳濡目染下,也是学习到了不少,人的心脏在哪里,为名组清楚的很。

  不是每个人的心脏都长偏了的,那种情况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应无言显然不是特殊的。

  应将军不可置信地向后退去,整个人似乎受了天大的打击一般,身形踉跄,人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多岁。

  猛地,应将军疯了似的往前冲,“是你这个贱人害了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你儿子还没死呢!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容凰随手扔出一颗金裸子,不偏不倚正好在应将军的膝盖上,应将军被打中的膝盖一弯曲,抬头恨恨地看着容凰。

  容凰也不生气,这人八成以为自己的儿子要死了,不激动那才怪了,所以容凰不跟他生气。

  “我不后悔!我一点都不后悔杀应无言!就是他,就是应无言毁了菊香,也毁了我!我——”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同样是容凰用金裸子打中了魏明珠。尽管魏明珠说的是实话,她和菊香两个,的确是被应无言毁了。但是你想杀应无言,也别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啊,没看到应将军这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吗?

  应将军不是最重要的,容凰能感觉到龙腾压抑的不悦,很显然魏明珠的所作所为也让龙腾生气了。

  “别看了,你不是担心应无言吗?咱们一起进去看看。”进去前,容凰又说了一句,“我看明珠的情绪太不稳定了,你们还是带明珠下去休息好了。”

  容凰进了屋,一眼看到的就是应无言那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容凰现在相信方才那老大夫说的了,情况的确挺严重的。龙腾看向应无言的眼神也含着丝丝心痛,当然除了心痛以外,容凰还从中看到了一股名为怒其不争的愤怒。

  容凰大踏步上前,仔细看了一下应无言的伤口,的确跟那大夫说的一样,不偏不倚正好插在心脏,要不是金钗不太锋利,按照魏明珠那二次行凶的狠辣,怕是应无言都不用等到她过来了,就可以直接去见上帝了。

  “怎么样?无言怎么样?”龙腾直到开口时,声音都有些颤抖,曾几何时,他们三兄弟发过誓,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难道如今应无言真的要离开他了?

  “还好。伤口看着虽然有些狰狞,但是没伤到要害。方才那老大夫给应无言包扎的还不错,避免了伤口的恶化。放心好了,有我在,不会让应无言出事的。”

  这一刻,容凰是真心希望应无言活着,他要死了,魏明珠怕是要给应无言陪葬了!这是容凰万万不想看到的。

  容凰倒是觉得魏明珠给应无言这一重创倒是挺解气的,如果换做是她,在应无言做出怎么混账的事情后,早就给他好几刀了。

  心里这么想,但是容凰手中的动作是一点都不停,那大夫包扎伤口还有一点水准,但是其他的,就不怎么样了。

  “灵儿,我要取你一点血,没问题哦。”容凰扫了一眼蹲在龙腾肩膀丧的火灵,慢悠悠地开口。

  火灵原本很悠哉,他就是来凑热闹的,怎么都没想到这把火竟然会烧到他的身上!

  “嗷!”不干!灵儿是高贵的!灵儿的血也是高贵的!除了主人,灵儿是不会让任何人用自己的血!实际上是上次放血,火灵痛的没命,所以再也不想第二次了!受伤的又不是主人,也不是坏女人,更不是小主人,只是应无言这笨蛋,伤在女人的手里,就是死了也活该!灵儿也不救呢!

  “很严重?要用到灵儿的血?”龙腾看了看肩膀上的火灵问道。

  容凰摇头,“说了不是很严重。就是想要应无言伤早点好,用灵儿的血是最好的。”

  其实还有别的更好的法子,只是比较费时费力,容凰可不想在应无言的身上耗费这么多功夫,所以就选择了最简单的,用灵儿的血就行了。能省不少功夫和精力呢。

  龙腾阴测测地看向火灵,“灵儿。”

  火灵缩了缩脑袋,装作没听到,心里正在琢磨,要不要再跑,反正等过十天半个月地再回来,那时候也没事不是。

  “你要是敢跑。你以后就不用回来了。我也就当自己没你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宠物。”

  这个问题大发了,火灵双眼含了一泡泪水,可怜兮兮地看着龙腾,后者连个眼神都不给火灵了,这一次火灵很清楚,主人说的都是真的,要是他真的不出血,以后就没主人了。虽然火灵最近经常不在家,那是因为他在找伴儿,顺便在外面多玩玩儿,可是火灵之所以能在外面无忧无虑的玩儿,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知道自己有一个家,有主人的地方就是家,无论他在外面玩儿的怎么样,玩儿累了,就能回家。

  火灵是绝对不能失去自己的家!

  于是火灵悲催地跳到容凰的肩膀上。

  “嗷!”灵儿同意了!

  容凰扯了扯嘴角,她就知道火灵这小东西一定会同意。

  “放心,不要你多少血。只要你要婆子自己一个指头,放一滴血给应无言喝了就成。”应无言又不是马上就要死了,一滴血足够了。

  一滴血灵儿也心疼啊!可是主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火灵没法子,伸出手,狠狠咬了自己一口,藏在眼里的泪水这一次忍不住了,哗啦啦地流下,流着泪将血喂给了应无言。

  火灵喂完血,又是一蹦,重新回到龙腾的肩膀上,邀功似的看着龙腾,“嗷!”主人你看到没有!灵儿可是立了大功!灵儿立了大功!你要奖励灵儿什么!

  可惜龙腾现在全副心思都放在应无言身上,没看到火灵抛的媚眼,这真真事媚眼抛给瞎子看了!

  火灵:灵儿好伤心!

  忙活了许久,容凰洁白如玉的额头浸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在一切尘埃落定时,容凰再次给应无言把脉,总算是脱离危险了。

  “怎么样了?”龙腾见容凰停止了动作,立即开口问道。

  “脱离危险了。我再留下药方,喝上半个月就没问题了”

  龙腾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见容凰绝美的小脸上隐隐泛着疲惫的神色,心疼地开口,“今日你也够辛苦了,咱们回去吧。”

  容凰点头,这大晚上的闹了这么一通,谁能不累呢。

  龙腾和容凰一出来,应将军连忙凑上前问,“娘娘,无言怎么样了!”

  应将军生怕从容凰的嘴巴里听到什么不好的答案,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他若是去了,自己一定要让所有害他的人不得好死!

  “死不了!”容凰对应将军是半点好感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男人闹出来的,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讨厌的男人呢!难怪应无言这么糟糕,感情是遗传他爹!

  “那就好,那就好。”应将军松了一口气,他根本不在意容凰这堪称恶劣的态度,他只要自己的儿子没事就好。

  魏三老爷和魏三夫人也松了夜一口气,若是应无言真的就这么死了,应将军怕是真的要不死不休了!

  “既然令公子已经没事了。应将军可以把孩子还给我们了吧。”魏三老爷开口。他可不会忘记这件事,尤其是他的女儿已经因为孩子的事情都要发疯了,所以无论怎么样都得拿回孩子。

  应无言没危险了,应将军总算是把心思收回来重新放到孩子身上,“孩子是无言的!自然得在应府!你们魏府算什么东西!连个孩子都看不好。竟然只派一个人守在孩子身边,你们是想做什么!怕是根本没把孩子放在心上!或者是你们魏家囊中羞涩了!我应府可不会像你们这样小家子气!更不会跟你们一样这么不重视孩子!我是一定不会把孩子交给你们!你们不配!”

  魏三夫人和魏三老爷差点没气个仰倒,见过不讲理的,真心是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这价值是无耻啊!

  你家才没钱呢!要说钱,魏家真心是不少。至于孩子身边只有一个人,那是魏明珠要求的,谁让魏明珠成天都守在孩子身边,根本不让任何人接近,要不是要进宫见容凰,担心带着孩子不好,魏明珠怕是想把孩子一起带进宫的。否则哪里会给应将军可乘之机,把孩子带走!

  容凰也忍受不住了,话说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无耻的人呢!明明是你不要脸的抢人家孩子,现在竟然倒打一耙!要不是应将军去抢孩子,哪里会有今天这一出,闹出这么多事情,就是应将军作的!

  容凰擦点没忍住开口,可是龙腾及时拉住了容凰,直接抬步离开。

  “恭送皇上,皇后奶姑娘。”应将军以为,龙腾这么带着容凰走了,就是默认了把孩子留在应府,他就说,自己的儿子可是皇上的结拜兄弟,皇上怎么可能不站在他这边。

  皇上和皇后离开了,应将军对这两人可没什么好态度,直接让人把这三人轰出去。还想见孩子呢!做梦呢!有他在,以后都不会让他们见!

  容凰还是给了龙腾面子,没有当场跟龙腾吵起来。但是容凰的表情还是很不好看。

  一直到出了应府,容凰才忍不住讨伐龙腾,“你太过了。就算明珠伤了应无言,但是抢孩子的事情,应将军做的还是对的不成。难道你也支持应将军就这么抢了孩子?”

  容凰对龙腾有些失望,容凰不觉得魏明珠要杀应无言是什么大事,主要是应无言做的事情实在太不是一个男人做的,总而言之就是让容凰看不上眼。给他一钗都是便宜他了,就是给他十几刀,容凰都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只是这话不能当着龙腾的面说,应无言是龙腾的兄弟,魏明珠跟龙腾什么关系都没有。人都是分一个亲疏远近的,很显然,应无言在龙腾心中的分量远不是魏明珠能比的,当然魏明珠也没想过要比这个。

  可是龙腾这么支持应将军抢孩子的行为让容凰愤怒了。

  龙腾和容凰出宫时,是骑着快马的,龙腾生怕会耽误救应无言。如今往回走,两人没再骑马,只是两人并肩而走,夜晚寂静清凉,时不时挥响起打更声,让人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容凰喋喋不休说了许久,龙腾等容凰说累了,不再开口了,这才幽幽道,“说完了。”

  “说完了。可是你对这件事的处理,让我不满意。”

  “在你救了无言后,我就让人带着魏明珠去要了孩子,然后让人送魏明珠和孩子离开。”孩子是方心怡暂时看着,龙腾开口了,方心怡自然是不会拒绝的,方心怡本来就觉得应将军那厮做的很过分,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到时候好向应将军交差,然后就干脆利落的把孩子还给魏明珠了。

  容凰一愣,没想到龙腾已经帮魏明珠拿回了孩子,这真的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

  想到自己方才竟然还质疑龙腾,容凰不禁有些汗颜。

  “事情都解决了啊。我就知道相公你是最公正最好的,我的眼光果然是好!相公你果然是世间最最好的男子了!”

  容凰面不红气不喘地开口,同时双眼冒星星地看着龙腾。

  “嗷!”坏女人你表现的太假了!方才不知道是哪一个可恶的说主人的坏话!主人你一定不要相信坏女人说的!

  容凰咬牙看着龙腾肩膀上的火灵,要不是记得保持自己美好的形象,真想一耳光把这小东西给拍下来。

  就连火灵都不相信容凰的话,龙腾能相信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龙腾扯了扯嘴角,倒是没多说什么。

  龙腾什么都没说,这倒是让容凰心里有些忐忑了,她倒是宁可龙腾说些什么。

  “相公你生气了?我知道你就是生气也是应该的。谁让我不相信你呢。我怎么能不相信相公你呢,你可是世间人品最好的相公了,我就是不相信自己,我也不能不相信你啊!”

  “娘子,我又没有跟你说过。你这夸奖人的话,实在是有些太假了。”

  容凰撇了撇嘴,“我知道假啊。我不是要逗你开心嘛。”

  “我没生你的气。我这辈子都不会生娘子你的气。我只是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而已。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无言。”

  得,说到应无言的问题,容凰顿时保持沉默了,实在是她也不知道能有什么好说的,主要是应无言那人吧,容凰是真心不怎么看得上眼。就他做的那些事——如今魏明珠差点没杀了应无言,容凰竟然只觉得杀得好,真不知道是这世界太疯狂了,还是自己成了一个弑杀的人了。

  “娘子,我知道你很不喜欢无言。因为无言把自己的感情处理的太糟了。前面的菊芳不用说了,轮到菊香也是——就是如今的魏明珠,他也同样辜负了。想想,无言年纪倒是不大,可是他辜负的女人真的是太多了。尤其是魏明珠姐妹两个。在这方面,我也不护短,我也看不上无言。但是无言除了感情问题,其他方面真的很出色。”

  其他方面?容凰还真不知道龙腾指的到底是哪方面,只是应无言出色吗?容凰怎么都不知道呢?在对自己家人这方面,应无言就做的很差好吗?想来龙腾说的应该是应无言的事业,这一点容凰不否认,跟在龙腾身边,大大小小的战役经历了这么多,就是头猪想来也能有些军事才能吧。

  这些全是容凰对应无言的恶意诋毁,当然不能让龙腾知道。

  “我知道我说的再多,怕是你对无言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相公,咱们是夫妻,应该坦诚相对。我对应无言的确是没有什么好印象。可能他其他方面的确是挺出色的,可是一个人对待自己的感情都能这么马虎随意,弄得一团糟,这样的男人无论事业上多出色,我都看不上。更不用提,还有你在前面做比较了。你可以为了我,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你在确定自己的心意后,就没有一心二意过。这远远不是应无言能比得上的。我很幸运,我竟然能有你这么好的相公。我也真幸运,我没碰到应无言这厮,否则我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其实容凰若是真的碰到应无言这样的,早就一耳光上去扇死他了,怎么可能跟他多说什么。

  “算了。原本我想着你是我娘子,无言是我兄弟。我希望你们两个能和平共处,就跟一家人一样,如今看来是我多想了。至于无言和魏明珠,我看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娘子,接下来我会劝无言放弃魏明珠,早点找到另外一半。可能平平凡凡的感情对无言来说才是最好的,也是最适合无言的。”

  容凰没多说什么,就凭应将军今天抢孩子,魏明珠刺伤应无言,应无言和魏明珠两个真的是半点可能性都没有了。没有就没有吧,这两人原本就没可能在一起,原先的也只是容凰在想而已,想那万中之一。

  这个夜晚可真是累啊,容凰和龙腾回去后倒头就睡,一直睡到天明,龙腾去处理政务,容凰就去带圆圆。

  “小姐,不好了!”紫凝急冲冲跑来,容凰有些不耐烦地皱眉头,“什么不好了。不是跟你们说过吗?做事情不要大惊小怪的,要平静沉稳,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连这么基本的都忘记了。”

  容凰觉得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大事了,整个人淡定的不行。

  “小姐,听说应公子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昏迷者,但是怎么都不吃药,就是强行让人灌下去,他也全都吐出来了。现在皇上和丁公子都去了应府那儿。”

  应无言可真是麻烦啊!连药都不吃,他是找死呢!他要找死自己找死去!别拖累明珠啊!容凰真是快恨死了,怎么就碰到应无言这样的男人。

  真是不能不赶过去了。

  容凰到应府时,应府果然是一团乱。

  “凰姐姐你看看二哥,他到底怎么了,无论怎么给二哥喂药,他全都吐了。就是灌都不行。”丁小鸟一见容凰,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立即求助。

  龙腾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在看到容凰的那一刻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再灌下去给我看看。”容凰没看到情况做不了判断,只能让应无言再发疯看看了。

  药是准备了一碗又一碗,所以新的药又上来了,应将军拿着勺子想要给应无言喂药,但是应无言的嘴巴抿地紧紧的,怎么都喂不进去。

  丁小鸟见状立即上前,帮忙把应无言的嘴巴硬扯开,应将军立即将药全都一股脑灌进去,这样看着是很好,可是不到一刻钟,那些药全都被吐出来了,干干净净,一滴不剩了。

  “不用把脉了。不是身体问题,是应无言自己心理问题,他从心里抗拒喝药。”容凰没说的是,应无言这根本就是一心求死啊!

  其他人是没听懂,但是龙腾听懂了。

  “有法子吗?”对一个一心求死的人,还能有什么法子?

  “有。激起他的求生欲望,让他主动喝药。否则弄多少药他还是会吐。这没用。”容凰对这一点倒是看得很清楚。

  龙腾死死盯着应无言,好看的唇瓣紧紧抿着,看向应无言的眼神带着生气痛心,更多的是对应无言怒其不争,仅仅就是为了一个女人,竟然把自己闹成这样子!尤其那个女人还要杀他!真不知道应无言的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魏明珠那女人到底是有哪里好的!

  龙腾此刻都有一种冲动,甩手离开,不管应无言,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丁小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龙腾告诉丁小鸟,应无言受伤了。

  丁小鸟自然是问了应无言到底是怎么受伤的,但是龙腾就当自己没听见,没回答。

  应无言如今的情况这么糟糕,凰姐姐说了,激起二哥求生意志?丁小鸟特别想问一句,自己的二哥到底是遭到什么事情了,竟然想死!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大哥,二哥到底是怎么——”

  丁小鸟的话还没有说完,应将军已经骂骂咧咧上了,“我就知道!就是魏明珠那贱人!要不是魏明珠那贱人伤了无言,他怎么会想死!怎么会想死!魏明珠那可恶的贱人!要是无言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她!我死也不会放过她!”

  丁小鸟听明白了,原来是跟魏明珠有关系。原来自己的二哥是因为感情问题才弄成这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可魏明珠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能把自己的二哥弄成这样子。

  龙腾敏锐地发现在应将军说起魏明珠时,应无言的手指动了动,虽然只是微不可见地动了动,但是这没能逃得了龙腾的眼睛。

  狭长的凤眸闪过丝丝精光,潋滟的唇畔轻启,“无言,是魏明珠把你伤成这样的,我作为大哥,我是一定要为你报仇的。若是你这次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亲手杀了魏明珠,然后让你和魏明珠合葬。想来你和魏明珠生前不能在一起,等你们死后能在一起,你也会很高兴吧。就是可怜了你的儿子,小小年纪没有了爹没有了娘。

  算了,不想这些让人头痛的了。反正还有外公不是。就是孩子的外公年纪都已经这么大了,真不知道还能有几年好活的。不过这些也不关你的事情了。人死如灯灭。人死了,还能知道什么。你就保佑孩子的外公能活的就一点,可别没几年就去了,到时候孩子真是什么依靠都没有了。

  对了,无言我知道你一定想着我和小鸟吧。可我和小鸟都有自己的家庭,小鸟虽然还没有自己的家庭,但是和快就会有的。等到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家人,你以为我们还会管你的孩子?我们可没有这么善良。

  想想,作为你孩子,还真是可怜,八成以后要一个人孤单寂寞的长大了。看我说这么多做什么,反正你也不在意不是。反正你都决定要死了。孩子不孩子的,你也不用管了。魏明珠到时候也会陪你一起死的。”

  “大哥!”丁小鸟觉得龙腾说的太过分了,他们是这么无情无义的人嘛!就算是他有了自己的家庭,也一定会照顾二哥的孩子,呸呸呸!二哥的孩子有他自己会照顾,他二哥一定会吉人天相的!丁小鸟不断地在心里祈祷。

  容凰知道龙腾的目的,激发应无言的求生欲望。应无言已经认清了魏明珠对他的无情,也不知道他对为名组到底还存没存什么希望。但是孩子绝对是应无言的软肋,应无言难道就不想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吗?

  父爱如山,其实一点都不比母爱来的少来的轻。

  果然,容凰发现在龙腾慢悠悠地开口时,应无言的手指似乎动的更加厉害剧烈了。

  “给他喂药吧。”容凰淡淡道。

  “可是喂得药,无言全都吐了。”应将军看着容凰喃喃道。

  “这次不会了。”

  应无言的求生欲望已经被龙腾激起了,他不会再想着死了。

  果然,当应将军再次给应无言喂药时,这药总算是没吐出来了。

  丁小鸟见应无言能喝下药,总算是放心了。

  容凰见应无言喝下药,她是更放心了,好好一个大男人,不就是遭受了感情上的挫折,竟然就要死要活的,看看人家龙腾,那时候龙腾还以为她死了呢,不还是挺过来了

  其实龙腾那时候如果不是有地株婆婆及时告诉龙腾,容凰的情况,他怕是也要发疯。

  容凰和龙腾没多待,龙腾主要是担心自己再继续待下去,会忍不住直接给应无言一拳头,可看看应无言如今这小身板怕是接不住他这一拳头,所以他忍下了。至于容凰原因更简单了,原本就不想看到应无言好吗?真心是没见过这么没种的男人了。

  容凰和龙腾抬步刚走,丁小鸟就追了上来。

  “大哥,凰姐姐,你们告诉我,二哥到底是怎么变成如今这样子的!我要是知道仇人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人!”

  丁小鸟说着眼底划过狠辣之色,现在的丁小鸟已经长大成人,经历了血腥的洗礼,受过了感情的挫折,还有至亲之人的离世,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丁小鸟长大!

  “应无言活该。”容凰想都不想地开口。

  龙腾和丁小鸟都有些不满地看着容凰,这也太过分了,自己的二哥躺在那里都要死了,竟然说这样的话!

  “行,你们两兄弟说话吧。我就不留在这里碍眼了。”容凰说着抬步就走,她其实更担心的是她再留下来会说些什么不好听的。

  龙腾将应无言受伤前前后后的事情都告诉丁小鸟。丁小鸟闻言不禁有些无语,他也不知道自己二哥受伤到底是该怪谁了。要说丁小鸟最怪的人不是刺伤应无言的魏明珠,而是应将军,你好端端的去抢人家的孩子做什么,魏明珠又不是不让你看孩子,你这事情做的,一点好都没讨到不说,还赔了夫人又折兵,真真是活该。

  容凰原本是打算去看看魏明珠,可临到头又改变主意,还是让魏明珠冷静冷静吧。发正现在应无言没事,魏明珠也能好好休息休息,总好过这么一直闹啊闹啊,真真是让人头痛。

  容凰转身就回了宫,没有去看圆圆,因为火灵正伸长了脑袋在宫殿门口张望,仿佛是妻子正在等待心爱的丈夫回归。

  容凰看着这样的火灵不禁觉得好笑,蹲下身子抱起火灵,“我说灵儿啊,别看了,你主人啊抛弃你了,不要你了。你以后啊,还是多讨好讨好我才能有好日子过,知道吗?”

  “嗷!”火灵龇牙咧嘴地瞪着容凰,你个坏女人胡说,主人怎么可能不要美丽可爱无敌的灵儿呢!你不要胡说!灵儿不相信!

  “我哪里胡说了。你想想,你主人现在有了我这个美丽贤惠的妻子,有了圆圆这么个聪慧可爱的儿子,他忙我们都还忙活不过来呢,能把心思放在你身上吗?想想,你才给应无言放了血,他就立即让人把你送回来,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不就是嫌弃你的意思喽。”

  “嗷!”火灵瞬间留下两行泪水,伤心的泪水,灵儿被抛弃了!

  逗弄了火灵,容凰心情好了,果然自己的好心情要建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啊!

  ------题外话------

  票票!票票!月末了,七七对你们手上的票票望眼欲穿啊!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最新章节http://www.jipinzw.com/shengchongzhiduyishizifei/,欢迎收藏
手机看盛宠之毒医世子妃http://m.jipinzw.com/shengchongzhiduyishizifei/盛宠之毒医世子妃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盛宠之毒医世子妃》版权归原作者凌七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宋之重铸山河灭天行丧尸王系统神级都市练气士无上祖道我曾混过的日子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术重生之杀戮仙医我的绝色美女姐姐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兵

我欲封天 | 耳根作品 | 小说模版

一念永恒耳根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极品小说手机版 | 网站地图(查看全部小说)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