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乐园|432 与礼包为敌?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混沌剑神校花的贴身高手圣墟修罗武神盖世仙尊超品相师武炼巅峰龙王传说修炼狂潮
  在哈瑞的声音消失了好一会儿以后,众人才意识到规则介绍居然这就已经说完了。`

  远方那双巨大的鞋仍然屹立在天边,一动不动,只是再没有了声响,似乎昭示着芽期这就已经拉开了序幕。

  “……咱们现在怎么办?”

  隐隐约约地,从另一道土桥上传来了48号的问话声。

  见那一道桥上的四个人凑在一处,低声地交谈了起来,林三酒也呼了一口气,走到43号身边不远处坐下了。

  由于土桥两边像护栏一样立着两道矮墙,这一坐下来,顿时远处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地洞里时由于光线昏暗不太清楚,如今到了日光底下仔细一看,林三酒才现43号被泥土覆盖下的脸,要比她想象中更年轻一些。她一直以为是泥点子的东西,原来是一个小小的黑色鼻环;在43号左边的脖颈上,还布满了一片图形奇特的刺青,一路延伸进了衣领。

  在听过了哈瑞的规则以后,他早就把鞋脱了,此时将污渍斑斑的一双脚按在了土地上;见林三酒走近坐下了,43号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一下:“……我想快点恢复体力。”

  林三酒点点头:“怎么样?”

  “不知道,”他皱起眉头,望着脚下道:“……我也说不好到底是真的恢复了一点精力,还是我的心理作用——或许是因为刚开始,感觉太微弱了。”

  “原来你也是,”林三酒拍了拍身上的土,“我以为是因为我还穿着鞋子,所以效果不大呢。”

  “真希望害虫别太早出来啊。”被她救了一命之后,43号的态度一下子拉近了不少:“……你能不能想到,这一关到底是要咱们干什么?”

  林三酒也一样毫无头绪——她当着43号的面,不好开启,再说如今信息太少,就算拟态成了季山青。她觉得自己也未必能分析推断出个什么结论来。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眼看着过去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害虫的影子,43号的精神却渐渐地疲倦萎靡了下去。

  “之前折腾的厉害,我有点支撑不住了。”他朝林三酒低声道:“你看我们轮流休息放哨行吗?”

  “行,本来也没必要两个人都盯着。”林三酒一口应了下来——她正好也需要一个独处的机会:“你休息一下,我四处走走。”

  看天色,此时大概正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虽然抬头时觉得日光仍盛,但渐渐淡下去的天空边缘。正隐隐暗示了黄昏的靠近。

  在还算明亮的天光之中,方丹整个人看起来却依旧像是泡过水了的老照片一样,模样暧/昧而含糊。`

  “现在可以告诉我剩下的信息了吧?”林三酒面不改色地微微动了动嘴唇。

  “……当然。他在卡片中央部分停留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整理出来的东西也比之前多一些。”方丹好像仍旧套着那一身略嫌孩子气的睡衣,表情轻快:“喏,有趣的地方就在这儿呢,你听着啊。”

  “这一行的文字是,难得的、试炼、女进化、pm、46、最后一个、不缺候选人。”

  能从一个人的瞳孔里提取出这么多信息,的确已经算得上很惊人了;然而这些词,离一个完整的句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林三酒深深叹了一口气。试图把这些零零碎碎的文字都拼在一起。

  pm和46,可以看作是前半句和后半句的分水岭;前半句极有可能是42号说的,后半句应该是46号说的没错了。

  46号说过,这是一场试炼……那么,难道说这是一场“很难得的试炼”?跟“女进化者”又有什么关系呢?后半句似乎还好理解一点,虽然不知道“最后一个”是指什么,但大概是在说这场试炼不缺候选人,42号并不是唯一一个。

  “下一行字是什么?”林三酒想了一会儿,又问了一句。

  “pm、46、寻找、同时、pm、42、不公平。”

  这短短的一行字里出现了两次pm和号码,占了几乎一半的信息量——但林三酒还来不及沮丧。脑海里就忽然浮现出42号背对着自己,正朝46号和48号一下下挥舞着手臂的样子。

  那个时候,他看起来简直异样地激动……

  再联系起最后“不公平”三字看来,显然他是在朝46号抗议着什么——他所抗议的。想来就是46号所说的含有“寻找、同时”这两个词的句子了。

  “这么一来,虽然具体细节还不清楚,但我起码知道了一个大概轮廓。”林三酒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借此整理自己的思路:“嗯……先这是一场试炼,目的是什么、谁举办的,都还不清楚;只知道42号是候选人。而46号像是考官……48号扮演的角色未知。42号并不是唯一的候选人,他与46号之间闹出了一点什么矛盾,或许因为本来就产生了争执,所以在我表明我已经记录下来了他们的谈话后,他一下就被杀了。”

  林三酒觉得自己的整体思路应该是没错的,唯一的谜团在于这到底是一个什么试炼——什么试炼,非得要把身边的人都害死不可?

  想知道事情真相,现在46号和48号是唯二的知情人了……

  想到这儿,她不禁朝另一边的土桥投去了目光。`

  此时在那条土桥上,只有47裹在袍子里的身影正背对着她,其他人一个也看不见了;不过从47号低着头、斜侧着目光的样子看起来,他似乎正在听地上的什么人讲话——这么一看,其他几个人应该也像刚才的林三酒和43号一样,正坐在地上休息。

  毕竟之前消耗的精力太大,众人应该是都打算趁着害虫没来的这段时间,好好休养一下身体。

  林三酒立起了耳朵听了听,空气里模模糊糊飘来的声音碎片浅淡得像是幻觉一样,她根本分辨不出任何字句来,只好放弃了。

  就在她刚刚转过身、打算走到另一边去瞧瞧的时候,林三酒的身体忽然一僵。

  ……47号有鞭子吗?

  不、不对。

  她自己也有鞭子——

  世上没有什么鞭子。会那么细、那么长,立在空气里扬来扬去的……

  猛地激灵一下,她顿时意识到了那一边土桥上正在生的事情——林三酒情急之下一蹲身子,狠狠骂了一声“妈的”。便朝43号扑了过去——

  “醒醒!”她重重一推睡得正熟的43号,“快!”

  “怎么了?”43号毕竟也是进化者,立刻睁开了眼——还不等他身子跳起来,便又被林三酒一把按了下去。

  “害虫来了!”她急急地说了一句。

  43号一愣,脸色白了。

  “46号那个王八蛋。”她以为43号没明白眼下的情况,“不知安了什么心,要不是我刚才看见了一根触须,只怕根本没意识到他们那边已经来了害虫——”

  林三酒还没说完的后半句话,突然一下子凝固在了胸腔里;因为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43号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什么东西。

  伴随着一道黑影从视野上方垂了下来,一句略带油滑的男声从她身后突兀地笑道:“……你说的触须,是这样的吗?”

  林三酒“咕咚”一声咽了下嗓子,慢慢地转过了身去。

  ……她终于有点明白什么叫“不能动用武力”了。就算她现在精力和体力都比往常差、精神分裂症状也没有完全消失。但是也根本没有被人挨近了背后都没现的道理——

  “嗨。”

  一只比林三酒还高出半米的巨大甲虫,披着一身油光锃亮的棕褐色壳子,晃了晃它的两根长长的触须。它的腹部挂满了细足,此时正随着说话的节奏而一摆一摆,光是看一眼,就足以叫人忍不住头皮麻——然而即使身体再怎么恶心,也绝比不上触须下的那一张已经虫化的人脸。

  “第一次见面哟,好激动呢。”

  扁平拉长了的脸上,睁着两只硕大的圆眼球,看起来有些像是昆虫复眼;林三酒浑身的汗毛。都因为这只虫子对她露出的笑容而立了起来。

  “那么,你们两个人谁打算先来说呢?”

  甲虫腹部上的第一对细足抬了起来,像人一般地互相搓了搓,好像很期待似的。

  “你……你就是害虫……?”就算是作为一个男人。43号此时的脸色也白得好像马上就要吐出来了一样。

  出乎意料地,甲虫“啧啧”了两声,扁平的人脸上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

  “咦,你好没有礼貌呢,我也没有一开口就叫你‘害人’吧?”它说完了这句话,将身体转向了林三酒。浑身上下的壳在转动时出了“沙沙”的声响:“……像我这样的绅士,看来果然还是应该先找漂亮的小姐说话才对。”

  事实上,林三酒现在一身的泥,连她是男是女都很难分清楚了——咽下了泛起来的胃酸,她拼命地捕捉着自己头脑里如同游鱼一般的思绪。

  “那、那个……我不是什么小姐……”

  就在林三酒面对着一只将她称呼为“漂亮小姐”的巨大甲虫、不知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好时,她不知道在哈瑞农场以外的一栋楼里,季山青在不久前刚刚结结巴巴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男人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此时连礼包心里思考的声音,都几乎已经带上了哭腔。

  仿佛上一秒钟,这个生了一双蛇眼的男人还悬挂在窗户外头;才一个眨眼的功夫,他便已经站在了季山青的面前——每当他胸口起伏时,空气里一股阴冷腥臭的气味就越浓重了起来。

  先不说能不能跑得过对方,季山青现在连唯一的去路都被这个男人给堵死了。

  对方从近千米开外看见了自己,无缘无故地却找上了门,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从那个男人开口的第一个称呼来看,说不定他之所以过来,正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是个女的——

  种种念头在极短的时间里从脑海中滑了过去,所幸在季山青脱口而出一句“我不是女人”之后,蛇眼男人的表情果然仿佛微微放松了一些。

  “噢?你不是女的?”

  莹黄色的蛇眼显而易见地眯了眯,随即狐疑地在季山青身上打量了一圈——目光在他平坦的胸口上停留了几秒以后,男人嘶哑地开口了,似乎终于相信了他:“……我从没见过你这样女里女气的男人,还留了这种头。”

  当然我也不是男的——只是这话就没必要交代了,季山青有意屏住了呼吸,果然没一会儿就把脸色给涨得通红:“……你、你不信?难道要我脱了裤子给你看?”

  “不用了,”蛇眼男人皱着眉毛一摆手,显然对礼包的兴趣已经尽失。还不等季山青松口气,只听他又问道:“你是一个人?”

  “啊,”季山青一时间拿不准自己该回答什么才好,只是还不等他想好,蛇眼男人又开了口:“你在这附近见过女进化者吗?”

  “没有!这个没有!”这一次礼包答得痛快极了,随即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你找女进化者干什么……?”

  蛇眼男人似乎根本不想回应他,目光已经挪了开去——只是下一秒,他的脖子猛然打了个圈,又转回了季山青面前,死死地盯住了他。

  “你是个男的。”

  礼包急忙点了点头。

  “你没在这附近见过女的。”

  礼包又是一阵点头。

  “现在你又遇上了我……”蛇眼男人一边说,一边露出了一个像是终于想起了一件什么事似的表情:“嗯……我有个不错的主意。”

  “什、什么?”

  “我现在需要一个候选人……”蛇眼男人慢慢挑起了嘴角,似乎努力想做出一个亲切的表情——“……来参加一个试炼。怎么样,你想参加吗?据我所知,上一个候选人刚刚死了。”(未完待续。)

  ps:  有1没有2,逼死强迫症系列哈哈哈!

  谢谢左屏翊的和氏璧,之前就经常看见你的打赏信息啦,是生了什么好事吗?咱们先憋提欠更,就聊聊天……

  我说,牙膏饼干是什么鬼……谢谢小爷要坚挺(学生党省点钱)、书友151o12132858873、迷kasa诱、吖小姿、迷迷其中、游呀游233、你想不出什么、桥本汉子、大紫魈儿、松鼠家的蛋挞、我的钥匙呢宝贝等大家的打赏,ordcur色、喵呜⊙⊙胡闹、艾织、xxooxxooxoxo、橘子寳寳、sbtxy、爱上帅鼠的mao猫、for末日乐园(哈哈哈)、纳兰是个吃货、樱释落日、安斯晨光、co、浅恋未央等大家的月票!

  ...手机用户请访问m..
末日乐园最新章节http://www.jipinzw.com/morileyuan/index.html,欢迎收藏
手机看末日乐园http://m.jipinzw.com/morileyuan/末日乐园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末日乐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重返二十年前左少的二婚娇妻气运种植空间墨法剑巫蛊情纪神皓电梯拐弯处杀手纵横都市次元线的徘徊者天降的王妃

一念永恒耳根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极品小说手机版 | 网站地图(查看全部小说)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