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贼|第九章 高阳初战

推荐阅读:偷香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龙王传说武炼巅峰修罗武神永夜君王大道争锋盖世仙尊儒道至圣蛊真人
  李信嘶声吼着口令,怎奈吼叫声、马蹄声已经混成了一锅粥,他很难确定究竟有多少人听见了自己的口令。在嘈杂与混乱中,民壮们进行了第二次齐射,开火的声音变得参差不齐,李信估计至少有一半的火枪没有成功发射。这充分暴露了民壮们训练时日尚短的劣势。

  第二次齐射后,硝烟彻底挡住了李信的视线,他不确定两次齐射到底击中了多少鞑子,现在向前冲的还剩多少人。民壮队伍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混乱,他们如李信一般看不到打死了多少人,还剩多少人在冲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马蹄还在叩着大地。这种未知的恐惧如潮水般,一点点冲击着民壮们的心理防线,士气竟然在两次齐射后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张石头陷入了一种莫名的亢奋中,他接过第三列横队递上来的火枪,双手颤抖的夹好火绳,举枪狠狠扣动机括,身畔随之也响起了稀稀拉拉的爆响。

  “杀鞑子!”

  张石头将火枪向后一甩,却见第二列横队连枪管都没清理完毕,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混乱中透过来李信的喊声:“所有人扔掉火枪,拔刀跟我冲!”于是他扔掉火枪,拔出腰间雁翎刀。

  “他娘的,和鞑子拼了!”

  民壮们如梦方醒,纷纷扔掉手中火枪,拔刀随着李信向前冲击而去。

  冲在最前边的周大虎第一个与鞑子相遇,马的速度很快,前举的雁翎刀刀尖瞬间没入马腹,然后整个人都被撞飞了出去。李信就在周大虎身侧不远,目睹了他被撞飞的一幕,陆续又有两匹战马撞上了民壮队伍。但紧接着想象中的大规模短兵冲撞并没有发生,李信直冲出了硝烟,举目远眺,才发现鞑子轻骑竟是四散而去。

  第一次与鞑子对阵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结束了吗?他这是败了,还是胜了?李信只觉得身子一软,雁翎刀赶忙拄在地上,这才没一屁股倒下。直到很多天以后,他才明白鞑子为何就溃散了!

  高阳城西门外的硝烟逐渐散去,李信确信鞑子不会回返,这才带着民壮们打扫战场。一圈扫下来,则让李信大为郁闷,只得鞑子两死一伤,战马尸体五匹。无论如何这一仗算是成功击退了鞑子骑兵的冲击,李信对众人喊道:“押着俘虏,得胜回城!”

  民壮们此时此刻方才醒悟,鞑子退了!我们胜了!

  直到李信带领民壮撤回城中,北城的民夫们还乱哄哄挤在城门口进退不是。李信暗想,看来有必要进行几次应对敌袭的演习,否则每次都乱哄哄挤在一起,被鞑子杀个措手不及,高阳城就得易主。万幸的是北门外有一块坡地阻挡,鞑子并没有发现此处的骚乱。

  鞑子袭城的消息很快震动全城,孙承宗带着家里的仆从壮丁上了城头,典史鲁之藩也集合了县衙所有的皂隶准备誓死一战。谁知大伙怀着满腔悲壮上了城之后才发现,战斗已经结束,袭城的鞑子已经退了。

  “阁部,这个李信有几分胆识,总是您慧眼识珠啊!”

  鲁之藩也不能免俗,面对孙承宗也拍起了马屁。说实话,刚听说鞑子袭城的时候,他根本没指望李信那刚召集没几天的民壮能出城一战,只要能守住城墙不失便是胜利。谁知李信竟然主动出城,不但赶跑了鞑子还小有斩获,这厮总能给他惊喜。

  孙承宗捋着颌下长髯,与鲁之藩的欣喜不同,他想的显然要深入。鞑子均是骑兵,且数目不多,应是游骑斥候一类,通常鞑子只有在大举进攻前才会有游骑探路的举动,这很有点山雨欲来的味道。鞑子游骑虽然人数不多却都是百战精锐,李信能以成军几日的民壮将其赶跑,一方面说明其有着过人的胆识与能力,另一方面应该还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他在塞外与鞑子交锋十数年,对其骑兵的战斗力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曾有女真不满万,满万无人敌的说法。若正面对敌,便是大明边军也常有数百人被几十鞑子兵追着跑的情况出现。而李信的民壮面对冲击,竟然能保持阵型而不至溃散,实在难能可贵。

  “着李信来见老夫。”

  鲁之藩领命刚要下城,孙承宗又道:“慢着,将死伤百姓一并清点了,一定要安抚好百姓。”

  百姓不懂兵事,不会判断时局,只知道鞑子来了,又杀了许多人,恐慌情绪的情绪恐怕难以阻止,逃民的出现也只是迟早。好在李信带着新成军的民壮一战赶跑了鞑子,民心一时半会还乱不到极点。思量间,李信被仆从引上了城头。

  “李信拜见阁部!”

  孙承宗双手搀起躬身行礼的李信,呵呵笑道:“好,好,好,练的好兵!民壮伤亡如何?”

  “全赖阁部与典史大人支持!全营600人仅周大虎一人被鞑子战马撞伤,其余无一伤亡!”

  李信肃容回应,夕阳余晖应在脸上,棱角更加分明硬朗,与那日工棚相见,竟是判若两人。孙承宗暗叹了一声,听李信并不居功自傲,于是满意的点点头。

  “阁部容禀,恐怕鞑子还会再来,民壮还需扩充,城墙的进度也远远跟不上……”

  “不要急,饭得一口口吃,问题也得一桩桩解决,老夫已经着人去山东采购火铳,民壮你去找鲁典史,他自会安排。限你半月时间,给老夫练出能守这城墙的3000壮士!”

  孙承宗一副不紧不慢的神态,伸手比划着城墙,眼睛却直盯着李信。李信听闻孙承宗早有安排,心头便是大喜。“阁部高瞻远瞩!”

  一记马屁还没落地,鲁之藩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又上了城头。

  “大,大事不妙,安州县城被鞑子攻陷……”

  闻听此言,孙承宗身子猛地一抖,上前一把抓住了鲁之藩厉声问道:“消息可属实?”

  “安州县丞逃了过来,从他口中得知,当不会假!”

  也难怪孙承宗失态,安州虽小可仍旧比高阳大了许多,不论是城墙的规模,城内人口均远远超过高阳。他万没想到战火这么快就烧到了高阳县,如果鞑子来攻城,一切都尚在准备中,能守得了几天?

  鲁之藩趁势又道:“如今城外百姓人心惶惶,何不借此机会迁民城内?”他那日对李信一番说辞深有所感,今天正是说服孙承宗的大好机会。孙承宗一阵沉思,长出一口气,似下了决心。

  “早该如此,此事你尽管去办,老夫为你兜底。”说到此处,转身对刚刚赶过来的孙鉁又道:“二郎,按照先前议好的数去收粮吧!”随即目光又落在李信身上,“城墙还需要多长时间改造完毕?”

  “多则一月,少则半月!”

  李信也不隐瞒,时间无论多少都对目前的局势没有补益,鞑子就在眼前,北城的城墙刚刚灌注,东城的模具还在建造中,现在急缺水泥与石料,奈何民夫不够用,只能可着一样先来。

  “人力不够啊,我建议将全县老幼都动员起来烧制水泥。”

  孙承宗点头,“该当如此,具体如何调配人手你和鲁典史商量……”

  李信忽然想起来还抓了个活的俘虏。

  “还有一事,此番出战生擒鞑子一名,不知该如何处理?”

  “自当杀了祭旗!”

  鲁之藩脱口而出。孙承宗也赞同,“明日城墙动工便杀他激励士气人心吧!民壮的功劳也要一一记下,等鞑子退了,老夫亲自替你们向朝廷请功!”

  “老夫累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按照议定的章程办吧,”

  孙承宗神态疲惫,毕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仆从搀着他缓缓下了城头。李信看着他苍老的背影一阵唏嘘感慨,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人物,本县的县令去哪了?就算孙承宗是退休在家的重臣,县令也没理由什么事都缩在后头啊!

  此时,雷县令已经化妆成民夫偷偷潜出了南门,他连数年来积攒下的金银都放弃了,只携带了随身的细软。他深深有种不详的预感,此番鞑子破关将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惨烈的入寇。今日鞑子的袭城更加印证了这种想法,想必更大规模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再不走,恐怕过几日连走的机会都没了,他才不想陪着高阳殉葬。

  雷县令从先一步潜出城准备的仆从手中接过马缰,回头看了眼掩在太阳余晖中的高阳城门,没有一丝留恋的打马而去。

  阿克济阿脸色铁青钢牙紧咬,双手紧扣着马鞍,任由惊马四处狂窜。如果不是火器齐射的声音太过响,惊了战马,说不准此刻他都已经追着明朝溃兵的脚步,一路杀进高阳城了。这可不是他毫无根据的狂妄,民壮的火器齐射虽然声势吓人,但准头奇差无比,射击距离又过远,两次齐射他连人带马的损失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只是惊马这一关节没想到罢了,事到如今只能等战马恢复了在收集人马报这一箭之仇。

  足足半个时辰,战马不支倒地,口吐白沫。阿克济阿从地上翻身起来只觉得腹间隐隐作痛,脱掉布甲内裳,却见左腹部已经肿了起来,一个小指粗的血窟窿赫然其上。

  阿克济阿吐了一口气暗道倒霉,竟被被南人火器射中。
明贼最新章节http://www.jipinzw.com/mingzei/,欢迎收藏
手机看明贼http://m.jipinzw.com/mingzei/明贼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明贼》版权归原作者五味酒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大宋之重铸山河灭天行丧尸王系统神级都市练气士无上祖道我曾混过的日子幽冥灯之九星寻龙术重生之杀戮仙医我的绝色美女姐姐冷艳总裁的超级狂兵

我欲封天 | 耳根作品 | 小说模版

一念永恒耳根 |极品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极品小说手机版 | 网站地图(查看全部小说)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